欧洲平均是3000欧元的工资水平

欧洲平均是3000欧元的工资水平

2020-01-16 07:14

9月1日,广东丹霞山景区门票价格由原来平日160元、节假日180元统一调整为200元;9月3日,保定涞源十瀑峡景区门票从35元上调至50元;月16日,5a级景区丽江玉龙雪山发布调价公告,宣布门票价格将从105元调整为130元,执行时间为2015年5月10日起。

根据媒体的统计,随着门票价格的不断上涨,国内5a级景区的门票价格平均已经超过了100元,个别景区的门票甚至超过了200元。

经济之声:还有一种观点认为,比说我国的风景名胜这些旅游景区,如果普通老百姓或者一些中低收入的老百姓,因为门票价格过高而没有办法进去参观的话,那有的人觉得,祖国的大好河山应该属于我们所有公民,这样一种观点您是否同意?

刘思敏:物价上涨,成本上升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,旅游这个行业实际上跟生活是密切相关的,在各行各业都出现物价上涨的情况下,它没有理由游离于大势之外,所以物价上涨的压力必然要通过门票价格体现出来,从宏观上讲,门票涨价具有一定的合理性。但具体到某一个景区,这种解释未必是充分的。

我个人认为,探讨景区门票的绝对值或者涨幅的多少没有太大意义。打个比方说,把景区开发、建设、维护的成本跟平均的客流量除一除,那么就能大致算出人均的成本,如果人均成本是50块钱,但门票是100块钱,那就是暴利,但如果人均成本是200块钱,门票卖200块钱,那等于是白忙活了,所以虽然100块钱的门票比200块钱的门票价格低一半,但100块钱的那个门票可能是暴利。

不少景区的内容多少年来都没有明显变化,但是价格却一年比一年高。为什么景区要涨价?目前的价格水平,普通人是否能否承受?

吴永强:对于景区的一些管委会和部门来讲,确实能带来比较大的收益,但对于绝大多数游客和老百姓来讲,并没有什么大的益处。

刘思敏:资源是属于大家的,但是它转化成产品是有投入的。我们现在需要建立一个透明的机制,因为现在很多著名景区对于当地的老百姓票价是很低的,是有特殊优惠的,对于外地的老百姓来说才是高票价的。

我们认为,风景区的票价变化,理应和其他商品一样,遵守市场的规律。适当的调整,有利于景区增加收入,减少人流量,为游客带来更好的服务。但是,一味强调门票收入,必然将一些潜在游客拒之门外,不利于和景区有关的文化、娱乐产业的发展。涨价是可以的,但还是要在普通老百姓的承受范围之内。风景区门票的定价,已经要综合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,千万不能只盯着门票,涸泽而渔。

吴永强:现在景区票价逐年增高,不排除景区部门有一定敛财的倾向。另外,从票价和居民老百姓消费水准的对比来讲,票价确实比较高,之所以比较高可能分两个层面,第一,跟当地的物价消费水平相比较,景区票价确实比较高,因为很多景区其实是处于经济并不发达的地区。第二,从景区票价和我们国家的人均工资占比来说,这个比例比较高,比如说我们现在人均3000块钱人民币的收入,景区票价要100多,而比如说卢浮宫的票价大概是25欧元,欧洲平均是3000欧元的工资水平,这么一比较来看,我们景区的票价确实比较高。

我们知道,旅游是一个消费行为,它就要按市场规律,因为它不是一个福利,而福利通常来说有两个概念,一个是全民普惠的,第二,如果不是普惠的,就应该是针对弱势群体的。而我们知道,旅游是富裕起来的人群才可能有的消费行为,如果景区免费或者低票价了,那一定由财政买单,而财政是由全体纳税人出的钱,但作为一个收入不高或者下岗工人来说,这些人根本没有钱去景区,那怎么能享受到福利呢?所以就等于是用全体纳税人的钱补贴富人。除非哪一天我们整体的社会发展情况比较好了,中产阶级占到多数的时候,这个时候门票的下降才会变成一个普惠的情况。所以现在我们把景区门票跟其他国家相比,根本毫无意义,特别是黄石公园,黄石公园实际上是个国家公园,国家公园最核心的就是由联邦政府为它的成本兜底买单。

刘思敏:转型升级是非常难。现在大家真正诟病的这些涨价景区都是最具代表性的景区,这些景区未来的出路,要么就是让门票形成机制透明化,经济成本透明化,追求公平,要么就是由中央政府来执行国家公园制度,把它养起来。所谓打破门票经济,靠景区自身用别的什么方式增加收入,基本上都是痴人说梦。

经济之声:听到涨价,肯定有不少人心里都不舒服。不过,旅游景区的票价也会按照市场规律来变化,如果涨得有道理,能够带来更好的旅游体验,也是可以涨的。比方说,按照玉龙雪山景区在听证会上的解释,景区目前经营状况不佳,过去的3年门票收入减去支出是负数,所以需要涨价。而过去几年,每次长假,风景区都是人山人海。从这些方面考虑,也可以用涨价的方式来保证景区收支平衡,让游客有更好的体验。您觉得,景区目前调整价格有没有道理?

风景还是那些风景,为什么景区的票价却不断上涨?不断上涨的票价对于景区带来的到底是什么?财经评论员吴永强表示,景区票价逐年增高,不排除景区部门有一定敛财的倾向。

经济之声:单纯的依靠门票价格的上涨来解决景区的收入问题,您觉得是否过于简单和粗暴了?应不应该形成综合的、立体的票价形成机制,或者说转型升级其他的一些衍生的产业来增加当地的收入呢?

在公益景区体系没有建立起来之前,最重要的就是让景区财务公开、透明,这样才能显示公平,而不是着眼于票价是高还是低。地方政府现在实行属地的管理,它是管家而不是雷锋,管家就一定要挣钱,但是不允许牟取暴利。

吴永强认为,门票价格上涨能给景区带来比较大的收益,但对大多数老百姓并无益处。

对景区要分类管理,分为市场型、公益型和混合型。在分类管理之后,建立由城市公园、省立公园和国家公园组成的公益景区体系三级体系,满足公众的基本需求。现在的城市公园已经没问题了,至于国家公园,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目标也正在落实。至于省立公园,这是我第一个提出来,我觉得像江苏、浙江这样的先进省应该率先实行。

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、文化旅游专家刘思敏认为,探讨门票的涨幅应该综合考虑宏观经济环境。

据经济之声《央广财经评论》报道,十一假期就在眼前,肯定有不少人准备趁着长假出去走走,放松一下心情。但是这几天,却传来多家知名景区上调门票价格的消息。这也让有出行计划的人不由地开始犹豫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